在众殖民宗主中“最不糟糕” 许通美评价英国治理新加坡: 功六过四

英国殖民统治者当年治理新加坡“功六过四”,我国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认为,比起东南亚其他地区的殖民统治者,英国人是“最不糟糕”的。

新加坡书展2019昨天在新加坡首都综合项目(Capitol Singapore)拉开帷幕,户外广场舞台昨午迎来《新英200年》主编许通美以及专文作者写作人许木松、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客座教授陈有利博士和亚洲文明博物馆馆长陈威仁,座谈会以英语进行。

英人犯两大错误:设种族阶级 缺政治自由

许通美在接受活动主持、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何惜薇提问时说,他认为英国殖民统治者功六过四,过失要占四成,是因为英国人犯下了两大错误。

许通美说,第一个错误是按种族划分阶层,白人地位最高,其次是欧亚裔人,其他种族只能算是“三等公民”。

第二个错误,则是在殖民地新加坡生活的公民未能和居住在英国的公民享有同样的政治自由。他说:“未经选举产生的英国管理者享有绝对权力,任何人都不允许上诉……知识分子如果表现出对王室的不敬,被怀疑不忠,就会被遣返原籍地。”

批南非种族隔离 学生时代撰文遭查禁

许通美忆述,自己在莱佛士书院念书时,曾为校刊撰写两篇文章,其中一篇批评了南非种族隔离政策。

“校长私下告诉我他很喜欢这篇文章,但觉得政治意味太浓,于是送交教育部审阅,结果教育部不允许发表。”

许通美后来告诉在伦敦的朋友,说他们整天谈言论自由,但自己念中学时就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经历两次文字审查。

不过他也指出,功六过四是对英国殖民统治者公允的评价,因为和本地区的其他殖民统治者相比,在新加坡的英国殖民统治者是“最不糟糕的”(least bad)。

“他们不像统治东帝汶400年的葡萄牙人什么也没留下,也没有像荷兰人那样把印尼的财富都搜刮走,而是留下了丰富的遗产。”

40名专文作者之一的许木松负责撰写书中关于英语的内容,他指出,英语是新加坡了解世界的窗口,更是我国走向世界的启动器,是招商引资的重要语言。

陈有利则从法律史的角度梳理英国人留下的这一重要资产。他指出,英国人统治印度时,除了将基于案例的普通法带到殖民地,用以规范商贸活动之外,关于个人婚姻、财产等的规定则以当地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为依据。这样的做法后来也带到新加坡来。

他举例说:“英国早就不允许一夫多妻制了,但是印度等殖民地却可以接受,英国法律在殖民地可以灵活修改,让当地官员按常识办事……最后结果是,当地人对英国法律不会那么抗拒。”

陈威仁撰写了书中关于海港城市的专文。他指出,英国人为了与荷兰人统治下的爪哇巴达维亚(Batavia,今雅加达)港口竞争,于是将新加坡建设成自由港,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

他说:“这造就了新加坡的国际性、多元文化和多元信仰特征。”

《新英200年》英文文集今年1月出版,首印2500本已售罄,目前销售的是是加印彩色的第二版。

报道来源:zaobao.sg

singaporebook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