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家李欣立 用画笔留住消失的新加坡

李欣立的插画常带人穿越狮城的时空。

插画家李欣立日前以作品《来!吃吧!吃吧!》(Come! Makan! Makan!)获得《联合早报》主办的第二届“新加坡文创大赛”平面设计组银奖。他将在本届新加坡书展与早报记者林方伟对谈。

李欣立的作品结合书中人物与各地景点地标,他认为路上风光,书里的人物就是旅途的旅伴。他最受本地人认可的则是用画笔留住新加坡已消失的建筑物,以及本地特色美食。

王家卫《一代宗师》里有句台词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呼应新加坡书展今年“相遇@阅读城市”主题,受主办方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之邀绘图的本地插画家李欣立(Lee Xin Li,31岁)让读者与成为集体回忆的名著人物、地标“久别重逢”。

延伸阅读

李欣立的画常有穿越,旅游的元素,他本人爱旅行,一年出国好几次。记者跟他在一个月内的两个访问都无法面对面,须在WhatsApp上越洋电访——他的《来!吃吧!吃吧!》入围新加坡文创大赛后,他在纽约受访;这次为了记者与他在书展上的对谈做访问,他人又在印度新德里,因此又在WhatsApp上进行。

在书上旅行与练笔

爱旅行,李欣立也将看书与旅行、神游结合。他说:“每本书都是一个自成的世界。当你读完一本书,你也在自己心中创造出自己的版本,变为自己的世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本书,一则故事就是一段旅程,路上风光,书里的人物便是旅途的旅伴。哈利波特、神雕侠侣、嫦娥、孙悟空,本地插画前辈关山美笔下穿纱笼伴随80年代孩子长大的Mooty老鼠,以及作家莎士比亚、鲁迅、王尔德等,你从李欣立的画中认出了几个曾经陪你一段的旅伴?

李欣立将旅行和神游结合阅读,让读者在画中与名著人物、地标『相遇』。
李欣立将旅行和神游结合阅读,让读者在画中与名著人物、地标『相遇』。

李欣立最初的画画欲望是被叔叔书架上一系列的建筑书籍所启发:“我那时虽没机会出国旅行,但看到书里的纽约摩天楼,心很向往。从书上看到中国古典建筑,也会忍不住画出古色古香的屋顶、屋檐。我在念小学前和上小学时最常画建筑物。”这促使他后来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报读建筑设计系,也一度在新加坡最大的建筑事务所DP上班。他目前拿了无薪假看世界及画画。

看惯他画里的丁丁人物和景物,一直把他归类为红毛派,但这次访问,他信手拈来金庸的《鹿鼎记》《神雕侠侣》,让记者看到他的另一面。他说在那个时代:“这些都是集体回忆,总会潜移默化地吸收,受影响。”除了丁丁,日本漫画哆啦A梦的科幻元素,穿越时空的狂想也注入他的笔墨和血液里。

在南洋初级学院选修美术特选课程以前,李欣立的画都是自学的:“导师说美特班要传授学生的是如何发展和深化自己的创作概念,而不是教导技巧,于是我这个从没受过正统美术训练的学生必须在课外更勤于绘画来练习技术,才能迎头赶上。”当兵和念大学时,画画是他解压和记录人生的方式。

“保留”消失的新加坡

李欣立的笔是深情的,至少对这片土地,这贪新忘旧的国家,他31岁的躯体,娃娃脸下住着老灵魂。他的插画常带人穿越狮城的时空——消失的建筑物如国家剧场常与现存的滨海艺术中心在同一面新加坡地图上“相遇”,已消失半世纪的亚达菲酒店(Adelphi Hotel)也神奇地风华再现。他表示自己是受到建筑讲师的熏陶,引起他对本地消失的建筑和风景的兴趣,希望自己的画也能像本地建筑历史学家李急麟的老照片,为下一代新加坡人“保留”消失的新加坡。

已消失半世纪的“亚达菲酒店”(Adelphi Hotel)在李欣立笔下神奇地风华再现。
已消失半世纪的“亚达菲酒店”(Adelphi Hotel)在李欣立笔下神奇地风华再现。

李欣立早期的画作洋溢着浓浓怀旧情感,对于当时才20几岁的他而言,新加坡创作人的“怀旧”情怀其实是一种自我身份的探索,怀旧其实是个契机,给予不同生代——老一代和年青一代的国人创造了一个共通的对话平台。

有些消失的建筑对李欣立有着特别的个人情感,譬如已无人烟的梁宙组屋区。因为他母亲当年在那里一家咖啡店卖鸡饭、盒饭,二姨妈也在那里卖饮料,他小时候常到那里“探班”。梁宙组屋区变为军训地后,李欣立服兵役时又回到那里受训,童年的回忆和模拟战场的气氛重叠,十分奇幻,变成了他的一幅画作。

梁宙组屋区对李欣立有特别的意义。
梁宙组屋区对李欣立有特别的意义。

美食是最受认同的题材

除了旧建筑,李欣立也爱画新加坡美食。他的知名度和插画生涯都拜美食所赐——他在大学时期推出一张罗列新加坡传统糕点的画《粿》(Kueh),被当时人气如日中天的博客作者Mr. Brown分享后,备受瞩目。之后,他推出一系列怀旧风的新加坡建筑画作,印成挂画在Naiise网店和文创快闪市集售卖,开拓了他的插画生涯。

日前,李欣立在《联合早报》主办的第二届“新加坡文创大赛”,以作品《来!吃吧!吃吧!》(Come! Makan! Makan!)荣获平面设计组银奖。评审赞他用巨细靡遗的笔触,画出一幅叫人叹为观止的狮城美食浮世绘,真实的画风叫人看了垂涎欲滴。

李欣立不只画了一幅“好吃”的美食图,还为本地美食传统做了珍贵的记录,他画了超过80多道本地美食,每一道都以本地某个小贩、食阁或餐馆为依据,有些甚至能追溯到1920年代。李欣立透露,《粿》之后,他一直有意画更多的美食系列,但一直缺乏行动力,直到他看到第一代老字号俄罗斯海南西餐馆Shashlik、施伦谷旅店餐馆(Sloane Court Hotel)歇业,让他意识到本地美食的淘汰速度太快,记录它们的工作迫在眉梢。

记者问他画美食的兴趣是不是来自母亲曾当过小贩?他理性地说:“美食是所有新加坡人都能够认同的题材,不分年龄、种族,两个新加坡人只要聊到食物就会很投机,因为我们每个新加坡人心里头都有着一本个人的美食指南。相对于旅行,不是每个人都负担得起旅费,食物反而更民主和亲民。”

画作里的飞行元素

李欣立笔下的妈姐,莫名地触动人心。
李欣立笔下的妈姐,莫名地触动人心。

这次“新加坡文创大赛”,李欣立还有一件作品《我们的时代》(In Our Time)入围平面设计组10强。李欣立也是让看官用鸟儿的视角在古今共存的新加坡地图上俯视国人熟悉的众生相,如莱佛士酒店的印度看门大使、抄牌女王,以及已故喜剧双宝王沙与野峰等。这幅画高3米、长17米,占据三面墙,是李欣立目前最大型的创作,去年专为新加坡美术馆8Q展馆的“体验互动艺术,探索时空奇幻”绘制,耗时三个月。巨作里充满了飞行元素。飞行经常出现在他的画里,一部分跟他对空军的执迷,但又当不成空军的故事有关。这故事就留到记者与李欣立在书展的对谈上跟大家分享吧。

插画家李欣立与早报记者林方伟对谈:浮世·绘的狮城图像风土记

(To Singapore with Love, Lee Xin Li – Keeping Singapore Memories Alive Through Illustrations)(以英语进行)

20190526_lifestyle_art06_Large.jpg

日期:6月9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1时30分至2时30分

地点:新加坡首都综合项目户外主舞台

(Capitol Singapore, Outdoor Plaza at level 1)

报道来源 :zaobao.sg

singaporebookfair